關於部落格
  • 268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胸透可以檢查哪些疾病?

提問: 胸透可以檢查哪些疾病? 問題補充: 医师解答: 此答案由投票選出最近一段時間,一向被認為是檢查疾病很必要的X線胸透檢查,成為了社會關注的“焦點”。  無獨有偶。新近公布的美國衛生部權威報告,首次將X射線列入已知致癌物的行列,并明確指出其中55%的輻射來源是用于骨骼、胸部、口腔等低劑量X線照射的醫學檢查。而前不久,國內不少輻射防護專家也一致呼吁:如果兒童頻繁接受X線輻射,可能埋下致癌的禍根,應盡快“叫停”兒童體檢中例行的X線胸透檢查。  X線胸透危害不容樂觀  X線檢查是一把雙刃劍。X線對人體有害,但不少疾病診斷又須臾離不開它。在所有的X線檢查手段中,X線胸透的危害已很明了,美國、日本等發達國家,基本淘汰了該方法。少數仍在使用這一方法的國家,也都盡力降低使用率,如英國使用率僅0.2%,并且要求在使用時,必須對非檢查部位尤其是性腺、甲狀腺進行屏蔽保護,醫生如有疏漏,很可能因此被吊銷放射執照。  在我國的相關法律法規中,對限制、減少X線胸透對人體的危害早有規定,如《電離輻射與輻射源安全基本標準》中“X射線診斷的篩選普查應避免使用X線透視的方法”,“不能把肺部的X線透視作為幼兒和青少年的常規檢查項目”等。然而,令人遺憾的是,我國使用X線胸透的幾率非常高,在不少地方,竟成為每年入學體檢、升學體檢、從業體檢,以及單位健康體檢中的一個“保留節目”!  “叫停”真的很簡單嗎  記者經采訪發現,我國目前X線胸透使用多的原因,不光出在技術本身上,而是有較復雜的背景的。  首先是價格規律使然。目前,做一次X線胸透與X線拍片,分別是3~6元和50多元,費用低廉是不少地區X線胸透高頻率使用的主要原因。其次是相關法律規定形同虛設。實際上,在許多的醫療機構里,相關的保護性規定,如“放射檢查需屏蔽性腺等特殊部位”等,標識得很清楚,但很少有醫務人員在具體操作中考慮這些,更談不上嚴格遵照規定執行了。再者是種種人為因素所致,如擔心發生糾紛后缺少證據、對適應癥把握出現偏離或刻意追求經濟收益等。  X線胸透存在損害已是不爭的事實,但就我國目前的情況,如只是簡單地予以“叫停”,不能針對技術層面之外的各種因素采取有效對策的話,很可能出現“叫停”了X線胸透,又出現CT等檢查濫用現象。  受檢者防護的法律欠缺  有專家認為,“叫停”X線胸透,折射出的是依法防護“輻射”損害的意識。多年來,患者在就醫中無辜“吃線”的現象比比皆是,很多情景人們早已司空見慣,如患者主訴頭疼,醫生便開出CT檢查單;家屬為攙扶患者一同在透視室中挨“照”;單位進行健康體檢,受檢者三五成群一起被叫進照射室等候……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輻射防護與核安全醫學所副所長趙蘭才研究員告訴記者,不僅如此,在放射治療、核醫學、介入醫學及各種X線影像診斷中,無一例外地存在著放射防護的問題。他介紹說,自20世紀80年代起,我國對放射防護逐步重視起來,一系列相關法律法規的制定和落實,已有效地改善了醫療機構工作場所的防護條件,如采取隔室透視,設置鉛玻璃或相應厚度的隔離墻等,大大減低了醫務人員的受照劑量,最大限度地保障醫務人員的健康安全。但是,對于患者接受X線檢查的防護,卻重視不夠。從現在看,整個放射防護法規體系的最大缺陷,是涉及醫務人員的防護多,而受檢者的防護相對缺乏。  北京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放射防護所所長婁云副主任醫師介紹,1993年衛生部曾頒布《醫用X射線診斷放射衛生防護及影像質量保證管理規定》,其中利用一個章節共七個條款,對受檢者的防護做了比較詳盡的規定,如“X射線胸部檢查的間隔時間一般不少于兩年”;“對受檢者鄰近照射野的敏感器官和組織進行屏蔽防護”等,但隨著“入世”后對專項法律法規的清理整頓,上述規定在2002年出臺的《放射工作衛生防護管理辦法》中被高度“精煉”,只保留了幾句話,即“對患者和受檢者進行診斷、治療時,應當按照操作規程,嚴格控制受照劑量,對鄰近照射野的敏感器官和組織應當進行屏蔽防護;對孕婦和幼兒進行醫療照射時,應當事先告知對健康的影響”。  婁云認為,依法實施放射防護,實踐證明是非常有效的。而法規簡化的結果,使技術服務機構、監督執法部門、衛生行政部門以及醫療單位,都變得不好操作甚至無所適從,使得原本已逐漸升溫的受檢者放射防護問題,在某種程度上驟然“冷卻”了下來。  趙蘭才告訴記者,在我國一些專門性的規定中,如《兒童X線診斷放射衛生防護標準》、《育齡婦女和孕婦的X線檢查放射衛生防護標準》等,由于規定內容過于專業,使臨床專業人員也難以準確理解,造成操作的可行性較差,加上這些相關標準缺乏高層次的上位法,也影響了衛生行政部門監督執法的力度,使很多違規現象無法得到有效的處理。防護缺失埋下醫療隱患  我國每年僅接受放射診斷的就有2.5億人次。據報道,北京每年約有數百人可能因拍胸片,做CT等檢查而誘發白血病等癌癥或其他傳染性疾病。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輻射防護與核安全醫學所所長蘇旭研究員認為,受檢者放射防護措施缺失,已成為醫療活動的“隱患”。目前叫停“胸透”的呼聲,就是公眾自我保護意識的萌生。  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核醫學科主任陳輝霖教授舉例說,隨著先進的放射診療手段廣泛用于臨床,帶來的輻射風險也與日俱增。如在放射性核素的診斷和治療技術中,采用131碘治療甲亢的療效確切,不少醫療機構便蜂擁而上,但由于缺少防護知識和條件,給患者造成放射性燒灼傷的教訓已不鮮見。他認為,放射診斷和治療是一項非常嚴肅的工作,是必須以較強的法制觀念來對待的。不依法運用先進技術,很容易引發糾紛,使醫療機構陷于被動。  趙蘭才也介紹說,目前發生的放射診療糾紛,大多集中在放射治療上。由于足夠大的放射劑量才可能對腫瘤起到確定性的治療作用,一旦操作聚焦不夠精確,或者防護措施跟不上,就會使射線“打偏”,對患者造成損害。現實中就發生過治療顱內腫瘤卻把患者眼睛“照瞎”的事故。他說,在這種情況下,醫生對患者的防護責任須體現在質量的控制上,即一定要“打準”病灶。  人本主義規章“呼之欲出”  很多專家對上述狀況不無憂慮,建議亟須健全相應的法律法規,依法保護醫患雙方的正當權益。記者高興地了解到,有關工作目前已邁出了堅實的步子,即包括受檢人群放射防護在內的《放射診療管理規定》,在歷經兩年多時間,數易其稿后基本成熟,有望于年內問世。  據了解,該《規定》明確強調醫療機構對受檢人群應履行防護原則與告知義務,即應遵守醫療照射正當化和放射防護最優化的原則,有明確的醫療目的,嚴格控制受照劑量;對鄰近照射野的敏感器官和組織進行屏蔽防護,并事先告知輻射對健康的影響。同時要求醫療機構在實施放射診斷檢查前,應對不同檢查方法進行利弊分析,在保證診斷效果的前提下,優先采用對健康影響小的方法。  《規定》還對具體操作進行了細化,如不應將核素顯像檢查和X射線胸部檢查列入對嬰幼兒及少年體檢的常規檢查項目;對育齡婦女腹部或骨盆進行核素顯像檢查和X射線檢查前,應問明是否懷孕,非特殊需要,對受孕后8~15周的育齡婦女不得進行下腹部放射影像檢查;實施放射性藥物給藥和X射線操作時,應當禁止非受檢者進入操作現場,需要陪檢時,應對陪檢者采取防護措施等。  記者還了解到,對放射診療技術的應用進行準入管理,是該《規定》的另一亮點,它不僅對醫療機構及其醫務人員的執業條件、人員條件、設備條件、防護設施、警示標志等有明確的規定,還將采取分類管理、衛生審查、竣工驗收、準入申請、受理、審查和批準等手段強化監管,促使整個放射診療工作逐漸進入有序健康的軌道。  不難看出,該部門規章無不透著人本主義色彩,希望它盡快出臺實施,為醫患雙方再添一份健康的保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